返回首頁 > 您現在的位置: 我愛河北 > 地方資訊 > 正文

河北任丘市積極推動農村道路交通安全治理

發布日期:2019/6/13 2:53:35 瀏覽:

來源時間為:2019-06-10

原標題:打通農村交管“最后一公里”(法治進行時)

核心閱讀

“交警管不到,農村管不著”是一些農村交管工作面臨的困境。河北任丘立足平原地區農村交通特點,以農村信息系統為平臺,以警務體制改革為切入點,堅持政府主導、部門擔當、信息共享、社會共治,形成農村地區交通安全綜合治理新模式,打通交通管理、服務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“俺們村的路,9橫14縱,四通八達,橫平豎直!”說起村里的路,河北滄州任丘市石門橋鎮史村村支書王培德很驕傲。不過,他也有煩惱:老百姓生活好了,村里平均一戶一輛半車,“車多人多,以前交警管不到、農村管不著,真是個難題,村干部很頭疼!”

這是許多農村道路交通安全管理面臨的實際情況。以滄州為例,截至2018年,全市農村人口603.2萬人,占總人口的77.3,縣級以下道路1.37萬公里,占總量的85.6,農村地區機動車110萬輛,占到了總量的65.1,農村道路交通安全管理任務艱巨。難題該怎么解?近日,記者來到任丘,探訪農村交通安全綜合治理之道。

交通安全勸導,道路出行更順暢

“駕車莫貪杯中酒,平安幸福到永久”“加強農村道路管理,全力保障交通安全”……在任丘市出岸鎮出岸四村,道路兩旁的交通安全標語隨處可見。

村委會門口,掛著“交通安全工作(勸導)站”(簡稱“交安站”)的牌子。55歲的王運濤是村里一名勸導員,對于村里哪戶人家幾輛車,他都門兒清。5月14日,記者跟隨王云濤等勸導員一起工作,感受交安站的運行情況。

“村里10天3個集,流動勸導很重要。”王運濤介紹,有集市他們都會去現場,誰家有紅白喜事也會去。翻開勸導工作登記表,記錄詳細有序:5月4日,觀賞油菜花的人多車多,對堵塞路段進行交通疏導;5月8日,對村民違法占道行為進行勸導……

下午5點,記者隨另一名勸導員張守仁來到春雨幼兒園,對學校路段進行重點疏導。“把車擺好嘍!別磕著碰著小孩!”穿著“交通安全勸導員”馬甲的張守仁工作起來很嚴格,不時指導家長規范停放電動車。

有了交安站,道路更順暢了。“以前車子隨意停放的情況很多,再要碰上有擺攤的,堵半個小時,進不來出不去。”學生家長表示,有了這些勸導員的工作,學校周邊的路段順暢多了。

農村道路交通安全綜合治理,關鍵是“有機構、有人員”,落實部門、鄉村責任。記者了解到,任丘市12個鄉鎮政府組建了一把手為主任,主管副職為常務副主任,交警中隊長、工商分局長、中心校長、綜治辦主任為成員的鄉鎮交安辦,落實轄區農村道路隱患排查、農村交通信息系統管理等責任。297個行政村建立村“兩委”班子負責人為站長,村警、氣化安全員、環衛監督員、學校法制副校長和鄉鎮包村干部為成員的交安站,負責入戶摸排本村車輛、駕駛人等基礎信息,勸導交通違法行為,報送交通管理信息等。

“一開始還不太理解。”2017年底,出岸鎮鎮長劉建霞有了個新職務,擔任出岸鎮交通安全管理辦公室主任。不過,隨著工作的推進,劉建霞逐漸真正感受到了這項工作的價值:“把交通安全宣傳等做在前面,事故少了、摩擦少了;通過不斷入戶宣傳,還密切了干群關系,提高了基層治理能力。”

警務改革,消除管理真空

“我們攔截了一名醉駕司機,司機無法提供身份證、駕駛證等信息。通過進一步調查,我們抓獲兩名潛逃24年的逃犯。”談起去年2月一次查酒駕的經歷,任丘市公安局石門橋派出所副所長郭洪超仍記憶猶新。

派出所怎么查起了酒駕?這源自任丘市探索推行的農村派出所參與交通管理的警務改革,基層派出所與交警中隊“所隊合一”,在12個鄉鎮派出所建立交警中隊,教導員或副所長兼任交警中隊長,1名民警、5名輔警負責轄區縣鄉道路交通管理。以石門橋鎮為例,派出所門口還掛著“任丘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石門橋鎮交警中隊”的牌子,而郭洪超的另一個身份,便是交警中隊長。

治理農村道路酒駕、涉牌涉證、報廢車、拼裝車等交通違法行為,是交警中隊的一項重要工作。“以前在農村很少有查酒駕的,而現在我們查酒駕沒有時間限制,隨時隨地都可以查,老百姓的安全意識也有了大幅度提升。”石門橋派出所所長王獻民說。

交警中隊的職能還包括簡易交通事故處理、交通安全宣傳、農村信息系統使用等。“增加交警職能,對派出所工作的促進非常大,可以說1 1遠遠大于2了!”王獻民說。

北辛莊派出所所長王海鵬也很有同感。“以前出了交通事故,很多人不是第一時間報警,而是叫人來‘助陣’,引發不少傷害案件。現在,鄉村路上的輕微事故我們也能處理了!”王海鵬介紹,派出所承擔這項職責很有優勢,一方面是地理熟,接警后能第一時間趕到現場;另一方面人員情況也熟,“我們從中說和,雙方也不容易矛盾激化。”

出警出不過來,曾是任丘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隊長崔偉民面臨的一大壓力。任丘交警大隊正式在編的民警僅有43人,警力可謂捉襟見肘。如今,“一所一隊”警務機制改革,變過去的突擊式整治為常態化管理,實現了交警單打獨斗向齊抓共管的轉變。“一所一隊,消除了農村道路交通安全的管理真空,提高了農村道路交通安全的管理效率,提升了群眾滿意度。”任丘市副市長、公安局局長張建兵說。

層層督導,嚴格責任落實

一鄉一辦、一村一站、一所一隊,再加上一校一員(學校設立交通安全員),加強了農村地區交通管理力量。新模式建立起來,如何保障良好運行?怎樣避免“有機制、無落實”?

在通往石門橋鎮史村的路上,路燈、高清球機、交通標線等一應俱全。走進村綜治中心,幾塊屏幕映入眼簾,屏幕上是史村主要路口的實時視頻圖像。

“東西大街2號路東,有兩輛車占道了,沒有停在停車線內。”村勸導員丁玉申指著屏幕告訴記者,并第一時間聯系在相應路段上的勸導員,“往西走,有車占道了!”

3分鐘后,兩位勸導員的身影就出現在屏幕上,通過勸導員的溝通,很快解決了占道問題。“借助視頻系統,勸導員不僅能及時趕到現場,還能節省人力物力!”王培德說。

這是任丘市融合“雪亮工程”等落實科技保障的一個縮影。任丘還依托河北省農村道路交通安全管理信息系統,采集錄入農村人、車、路基礎信息與宣傳、勸導、隱患排查等動態信息,強化大數據分析研判,及時出臺針對性措施。此外,還在人、財、物等方面落實基礎保障,在出臺方案、進行考核等方面落實制度保障。

翻開今年第一季度的督查通報,各鄉鎮考核排名、動態信息錄入情況、工作站達標情況清清楚楚,而有些地方存在的重視程度不足、檔案管理不完善、人員業務不熟練等問題也被一一點出。“通過加大資金投入力度、提高工作人員待遇、層層督導、嚴格落實考核獎懲,推動農村道路交通安全綜合治理工作。”張建兵說。

截至去年底,滄州市168個鄉鎮、農村派出所、中心校和5579個村莊均已建成基層交通安全組織,增加交管民輔警810名,鄉村、學校交通安全員14019名。一組數據體現了農村道路交通安全綜合治理的成果:2018年,任丘市農村道路交通事故起數同比下降21.38,死亡人數下降34.54,受傷人數下降32.56,經濟損失下降19.43。本報記者吳月

《人民日報》(2019年06月06日19版)

最新地方資訊
  • 在全國規格最高的展演活動中,定州斬獲多個大獎!06-13

    來源時間為:2019-06-09在全國規格最高的展演活動中,定州斬獲多個大獎!2019-06-0910:28:35來源:定州日報微信進入移動版,省流量,體驗好近……

  • 河北任丘市積極推動農村道路交通安全治理06-13

    來源時間為:2019-06-10原標題:打通農村交管“最后一公里”(法治進行時)核心閱讀“交警管不到,農村管不著”是一些農村交管工作面臨的困境。河北任丘立足平原……

  • 冉萬祥任河北省委常委06-06

    來源時間為:2018-08-28河北日報客戶端訊近日,中共中央批準:冉萬祥同志任河北省委委員、常委。冉萬祥,男,漢族,1963年9月生,甘肅會寧人,1985年6……


歡迎咨詢
返回頂部
江苏11选5开奖走势图